又停运一个,越来越多客运站陷入关停潮,长途大巴会消失吗?

2023-03-24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又一个客运站即将“消失”。3月1日,武汉市黄陂区交通运输局发布公告,汉口北客运中心将于2023年3月15日起终止经营。这是武汉继新荣客运站之后,又一停运的客运站。

事实上,不止武汉汉口北客运中心,全国越来越多汽车客运站陷入关停风潮。广东也未能独善其身,近年来已有多个车站接连宣布停运。据统计,仅在2021年一年里,广州撤离和关停的客运站就多达十家,而整个广东省关停的客运站则多达42家。

2023年3月15日零时起,湛江市汽车南站停止营业;

2023年1月1日零时起,广州罗冲围客运站停止班车发班;

2022年12月23日起,东莞汽车总站正式停运;

2022年7月1日起,深圳市宝安客运中心汽车站停止营运;

2022年5月31日起,潮州饶平县新城区客运站终止运营;

2022年5月21日起,中山市城东汽车客运站终止经营;

2022年5月1日起,佛山粤运汽车客运站正式关停;

2021年8月1日起,深圳沙井汽车站停业;

2021年3月1日起,深圳福永客运站停业;

2020年4月1日起,广州汽车客运站正式关停;

2019年8月1日起,广州番禺汽车客运站正式关停;

。。。。。。

客运站是许多人追梦和归乡的起点,一头是家乡,一头是梦想,留存着许多难忘的记忆。但随着交通的发展,大家出行方式的选择也越来越多,地铁高铁顺风车飞机……很多选择中,客车都成为了最后一个选项。

广州市罗冲围客运站2022年12月31日晚发出最后一班车。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严艺文 摄

广州市罗冲围客运站2022年12月31日晚发出最后一班车。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严艺文 摄

客运站会消失吗?

客运大巴的没落,作为一种趋势,实际已延续多年,相关话题也不是第一次引发讨论。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全国公路营业性客运量在2012年达到顶峰355.7亿人次,后续每年下降,2014年达到190亿人次,2019年为130亿人次。疫情之后,公路营运客流惨遭“腰斩”,2021年全年只有50亿人次。

疫情加速了公路营运客流下滑的进程。但更确切地说,客运大巴客流不是“消失”了,而是换到了其他的出行方式上,私家车、高铁、飞机等这些更便捷、高效乃至更安全的交通方式的普及,都对传统以大巴为代表的公路营运客流形成了巨大的分流。

在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中心主任程世东看来,客运交通方式的转变,是关键原因。

“原来公路客运中长距离出行的需求,比如从省会到地级市,或从一个地级市到另外一个地级市,被高铁逐步抢占;而从地级市到县或者从县到乡镇这些100多公里以内的出行需求,则被私家车或顺风车挤占。”程世东对记者表示。

图/人民铁道报

图/人民铁道报

国家发改委今年提出,“十四五”时期,高铁网将基本覆盖50万人口以上城市,这意味着不仅地级市,未来越来越多人口大县也将逐步通高铁。

目前,客运行业主要客群已经逐步下沉到县域之间的客流,如果这部分客源也逐步被高铁挤占,未来城市客运站是否会逐步消失?

“即使如欧美发达国家的汽车普及率,城市客运依然有其生存空间。我国城市的客运,未来虽然不可能再与鼎盛时期相提并论,但依然有特定的生存空间。”程世东说。

新出路在哪里?

在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中心主任程世东看来,在现行市场之下,城市客运还需要在多方面调整,才能稳定需求客源,客运“公交化”就是其中的方向之一。

“传统的客运,将旅客集中到汽车站里,必须按照规则进站买票,大大增加了旅客的出行时间。‘公交化’运营之后,购票的话,能不能网上买直接上车,或者像公交那样刷卡?在出发城市,能否多设几个上下车站点,能否紧邻高铁站设置下车站点?另外,‘公交化’以后,下车站不一定只到县城的客运站,沿途较大的村镇或县城中某个便利的公交站点都可成为站点。”程世东说。

此外,定制客运成为不少相关企业探索的新模式。2020年交通运输部发布的《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就明确提到,国家鼓励开展班车客运定制服务,并制定了一系列服务要求,让定制客运可以合法开展、有法可依。

图/武汉定制公交微信公众号

图/武汉定制公交微信公众号

比如早在2020年,成都东站就引进定制客运,让客运企业开通7座以上小型客车,根据旅客需求通过平台软件进行网络预约,点对点服务。2021年1月,大同新南客运站也推出定制客运,旅客通过“智行山西”微信公众号提前下单预约选择乘车地点,无需进站,即可享受上门接送服务。

2022年8月,交通运输部发布的《班车客运定制服务操作指南》中也明确,可基于已经取得经营许可的道路客运班线,开展定制客运。

“‘公交化’和定制客运推广后,未来客运站的功能,可能更集中于停车和检修。”程世东说。

农村是未来客运市场的转机

作为出行方式的重要一环,道路客运的作用不容小觑,尤其对于农村地区的居民来说,客车仍是他们出行最实惠、最方便的交通工具。

实际上,在一些经济欠发达、出行方式变革进度有所滞后的地方,中长途客运班车在连接城乡乃至满足跨市出行方面,仍属于刚性需求。很大程度上说,它们其实具有公共民生属性。若完全依据运输企业的经营状况“自生自灭”,恐会给部分民众的正常出行带来不利影响。

也因此,这些年针对农村客运市场,不仅很多地方都出台了油价补贴政策,国家相关部门也多次发文要求,要切实保障农村客运可持续稳定运行。

图/驻马店日报

图/驻马店日报

如去年,交通运输部就印发相关通知明确,各地要根据本地区农村客运运行监测情况,动态评估农村客运运营模式适配性,对原运营模式难以维持稳定运行的,要及时通过优化线路、调整通客车形式等方式,保障农村客运“开得通、留得住”。

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农村客运站总数达33万个,农村客运车辆达32万辆,其综合利用潜力巨大。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羊城派综合新京报、湘潭日报、中国新闻周刊、人民日报、广州交通、广州罗冲围客运站、东莞交通、湛江市交通运输局官网、宝安客运中心有限公司、福永客运站微信公众号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