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新冠确诊破5亿:病毒演化变异将决定新冠大流行走向

2022-04-13 来源:澎湃新闻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北京时间4月13日,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实时统计,全球新冠确诊病例数超过5亿,超610万人不幸病亡。
3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公布了更新后的《新冠病毒战略防范和应对计划》。 “这是我们针对新冠病毒的第三个战略计划,可能也应该是我们的最后一个。” 他说。
新冠全球大流行第三年,谭德塞为疫情可能的演变列出了三种情况。
他表示,最有可能的情况是,虽然病毒继续变异,但随着接种疫苗和感染获得的免疫力增强,它引起的疾病的严重程度会逐渐降低。 在免疫力降低时,感染病例和死亡病例可能会出现周期性的激增,这可能需要对高风险人群进行定期的强化接种。
在最好的情况下,我们可能会看到不那么严重的病毒变异出现,而不需要加强针或新配方的疫苗。
但谭德塞也警告说,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一种致病性更强、传播性更高的变异可能迟早会出现。面对这种新的威胁,人们对重症和死亡的保护,即先前接种疫苗或感染所获得的保护力“将迅速减弱”。
4月11日,世卫组织将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新子变体BA.4和BA.5列入了监测名单。3月30日,世卫还表示,一种被称为XE的重组毒株在英国发现,该毒株比目前全球占主导的奥密克戎BA.2型有10%的增长优势。
无论哪种情况,决定新冠大流行未来走向最重要的因素都是新冠病毒本身的演化和变异。在奥密克戎变异株带来的最新一波全球大流行后,新冠病毒的下一个变异是什么?是否会增加传染性、对疫苗和自然感染的免疫逃避能力以及是否有更强的致病性?
对于这些重要的问题,即使最有经验的科学家也无法给出准确的预测,唯一确定的是:病毒将继续演化。我们所能做的,只有总结过去两年多已经发生的病毒演化轨迹对我们的启示,为下一次必将到来的新变异尽可能做好准备。 病毒演化改变大流行
2021年初全球确诊病例突破1亿时,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报道就指出,新冠病毒突变是影响疫情发展最重要也是最不确定的因素。
所有病毒都会发生突变。新冠病毒有3万个碱基(基因长度基本单位),它的每个主要变异株都是独立进化的,而不是彼此共同进化。所以,基本上我们无法预测下一个毒株会以何种方式突变,其传染性和致病性是强还是弱。
在20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导致此次新冠大流行的新冠病毒株(SARS-CoV-2)以平均每月两次的稳定速度累积突变,但大部分突变没有造成实质性影响。
然而,另一些突变则带来了疫情的重大变化,带有这些突变的毒株被世界卫生组织归类为值得关切变异株(VOC)。目前VOC类别包括了最早在英国发现的阿尔法变异株、在南非发现的贝塔变异株、在巴西发现的伽马变异株、在印度发现的德尔塔变异株以及2021年11月在非洲发现的奥密克戎变异株。
其中德尔塔和奥密克戎变异株都引发了全球新冠大流行轨迹的重大改变。 目前,奥密克戎的子变体BA.2占据全球新冠病毒的主导地位,占了全部基因测序的94%。
相比较最初的病毒,德尔塔和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传播能力都大幅提升,对于疫苗保护的逃避能力也都有所提升。可以说,奥密克戎子变体BA.2与2020年最初的病毒株已经有了极大的不同。
然而,新冠病毒演化和变异的脚步并没有就此停止。
4月11日,世卫组织将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新子变体BA.4和BA.5列入了监测名单。3月30日,世卫还表示,一种被称为XE的重组毒株在英国发现,该毒株比目前全球占主导的奥密克戎BA.2型有10%的增长优势。
病毒变异最令人关注的是:是否会增加传染性、逃避疫苗和自然感染的免疫保护以及是否有更强的致病性三个方面。
香港大学医学院病毒学专家金冬雁向澎湃新闻指出,总体来看,新冠病毒的演化会像其他已知的冠状病毒一样,致病性减弱,但同时传播力会增加,使其更有传播优势。
“传播力也不会无限地增加,而是有上限。未来的演化和变异最终会趋于稳定。”金冬雁说。

新冠病毒主要变异株感染性和逃逸免疫性(左下角黑点为2020年原始毒株)

下一个变异是什么?
奥密克戎的出现改变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防疫认知,现有疫苗防范感染的有效性大幅降低。在面对一个有超强感染力而致病性相对较低的病毒,防止重症死亡、防止住院、避免医疗挤兑成为防疫主要目的。
新冠病毒下一个占据主导地位的变异毒株会是怎样的?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免疫学家丹尼·奥尔特曼(Danny Altmann)告诉澎湃新闻,“假使要说我们在过去2年中从新冠病毒的研究中学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永远不要说不’——也就是说,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想想看,我们曾认为它不会在人与人之间传播,认为它不会通过空气传播,再到认为它是一种中度传染性的下呼吸道病毒。现在,我们将BA.2子变体视为有史以来最具传染性的病原体之一,它可以很容易感染上呼吸道。”奥尔特曼说。
对于新冠病毒演化的预测,《纽约时报》今年3月底刊发的一篇由三位病毒演化专家联合撰写的文章中指出,虽然新冠病毒的传染性还可增长多少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但传染性不会无限增长。虽然我们不知道这种冠状病毒何时会达到传染性稳定期,但稳定期终将会出现。
专家指出,现在人们已通过接种疫苗或感染获得了抗体,抗体可以阻止感染,所以那些可绕过抗体的变异株将具有越来越大的成长优势。
奥密克戎变异株就是如此。奥密克戎有超过50个突变,比之前的任何变体都更具免疫逃逸性,它降低了抗体识别它的能力。有研究指出,到2021年底,当奥密克戎成为全球主导毒株时,第三剂疫苗的保护作用只剩下75%。这使得变异株可引发新一波感染浪潮。
上述文章指出,新冠病毒可以感染接种过疫苗的人群或此前感染过新冠的人群,虽然它演化出这种能力并不应该令人惊讶,但奥密克戎变异株是如何演化出这种能力的,却令人惊讶。
因为演化通常以渐进方式进行,新的成功变异往往从最近的成功变异中衍生出来。这就是为什么六个月前,许多科学家都认为下一个变异株将从当时占主导地位的德尔塔变异株衍生出来。
然而,新冠病毒的演化违背了科学家们的预期——奥密克戎变异株出现了,这个变异株有大量新的突变,从演化角度来看,其祖先也不是德尔塔,而是完全单独的一个新变异株。
“奥密克戎本身是怎么出现的,至今仍然是一个迷。” 香港大学医学院病毒学专家金冬雁告诉澎湃新闻。
从病毒演化角度来看,奥密克戎和此前的变异株都没有关联,虽然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巨大演化跃进究竟是怎样实现的目前还不清楚,但金冬雁表示,许多科学家的猜测是,奥密克戎变异株也许是在那些不能很好地抵抗病毒的人身上出现的,病毒长期在他们身上不能得到完全清除而得到了产生变异的时间。
下一个值得关注的变异株是否会具有更多类似奥密克戎那样的全新特征,还是具有更典型的渐进变化,目前尚不可知,但可以确信的是,新冠病毒将继续演化,以逃避免疫。
新冠病毒会越来越弱吗?
最后也是最值得关注的是,随着新冠病毒的不断变异,病毒的致病性会越来越弱吗?
奥尔特曼告诉澎湃新闻,大多数病毒学家并不是“越来越弱”观点的强烈支持者,并且认为这在某种程度上只是一些政策制定者一厢情愿的想法。
“对于普通感冒冠状病毒,这个(减弱)的过程跨越了数百年时间。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被奥密克戎恰好比德尔塔温和一些所愚弄,但奥密克戎并不是从德尔塔进化而来的,而是发生在非洲的一些慢性感染者中的偶然事件。这提醒我们,我们不知道目前全球数千万感染者中出现的其他突变是怎样的。”他说道。
病毒的致病性是否会变得更强,这是最难预测的。《纽约时报》的文章认为,虽然演化选择传染性高的病毒,而它是否会让其导致的疾病变得更严重或更轻则主要取决于运气。
“但我们的确知道,免疫将降低疾病的严重程度,即使并不能完全阻止病毒感染和传播,而且在许多国家,通过接种疫苗和先前感染获得的免疫力帮助减弱了奥密克戎变异株引发的感染浪潮。更新或改进的疫苗,以及其他减缓传播的措施仍是我们应对不确定的病毒演化未来的最佳策略。”文章说。
世卫组织也指出,无论未来病毒向哪种方向演化变异,关键的应对之道还是在于疫苗,并确保它们送达最容易感染严重疾病的人手中。 假使出现最糟糕的情况——一种毒性更强、传播性更高的变异株,则需要大幅改变目前的疫苗。
“我认为过去两年多在某些方面,我们不得不学习了大量知识:免疫学、病毒学、疫苗学、公共卫生学。然而,我对我们学习到教训后下次会做得更好的信心却很低。我对大流行的预测是,我们要花2到5年时间,希望有越来越好的疫苗免疫力,减少易感人群,从而减少病例。这将是一场漫长而缓慢的消耗战。”奥尔特曼说。
对于未来一定会出现的新冠病毒新变异株,我们做好准备了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